李军:单车骑行,向着春城出发

2019-03-15 14:51:08 来源:今日头条
文/李军
 
  2019年的春节对我和儿子李沐辉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春节。当大家都在忙忙碌碌准备年货、阖家团圆的时候,我和沐辉骑上单车,开启了“彩云之南”骑行之旅。我们于1月29日从菏泽出发,历时19天,经山东、河南、陕西、四川、云南(其中从华山乘火车到达成都),总行程1606公里,最终抵达昆明,过了一个“自行车上的春节”。
  19天的行程,我们经历了种种困难,身体的疲劳几乎到了极限,面部风吹日晒脱了一层皮,沐辉也从“白马王子”变成了“黑马王子”,但我们却从未想过放弃,在最艰难的时候父子相互帮助、相互支持,磨练了意志。
 
  沐辉非常热爱音乐,钢琴和声乐都非常优秀。我们特意带着音箱和话筒,每天无论多累,沐辉都坚持演唱,并进行直播,声乐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也得到了很多的支持。
 
  目前,我们已回到菏泽,重新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之中。可是在旅途中的一幕幕,仍常常出现在脑海中,我也时常梦到骑行的点点滴滴。不少朋友希望我能把这次的经历写一下,我也愿意把旅途的一些经历、感受与大家分享。
  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这次骑行之旅,多多少少有些仓促。从我和沐辉开始准备到成行,也就一周的时间。期间我们拉出了计划书,咨询、查阅了线路,采购了一些方便携带的生活用品和骑行用品。云南属于高原,我们选择的线路绝大多数是山路,行程比较艰险。我和沐辉在骑行上都是“菜鸟级”,没有多少经验。很多人,包括我在自行车队的表哥都认为完成这个行程有一定困难。我的自行车已经骑了十多年了,车况很差。而且我们缺少骑行的专业设备,比如户外的冲锋衣,即可作棉衣,也可作单衣、雨衣,可以大大降低行李的重量。为了沐辉演唱,我们还带着一个十多斤重的音箱,给我们的骑行带来很大的体力消耗。我们没有非常具体的路书,常常是边走边选择第二天的目的地和补给点。所以我们选择了以国道为主的线路,方便住宿和吃饭,也相对安全。建议大家还是要充分做好准备,但既然选择外出,就不能过于担心风险。很多事,等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你可能反而失去了外出的勇气。先走起来,遇到困难的时候马上想办法解决,也一样能够成功。
  永远不要低估自己和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
 
  我没有预料到的是沐辉这么坚强。骑行的第二天我们就遭遇了大雪,我们离郑州还有三十多公里,两边没有乡镇、村庄,路面湿滑,我和沐辉的鞋和裤腿都湿透了,冰凉刺骨。沐辉没有一点抱怨和畏惧,仍然坚持继续走。我曾经有过两次想放弃的念头。一次是第六天沐辉有些感冒,一次是在第十三天的艰苦路段,到处是落石、滑坡的痕迹,我感受到了危险,开始质疑带沐辉出来是不是值得。但沐辉始终坚持一定要骑到昆明,他的坚强超过了我的想象。在第十三天的时候,我的车胎扎破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可能找人帮忙。山区人几乎没有人骑自行车,即使有人帮忙也恐怕无能为力,我们只能靠自己。我根据对修自行车的记忆,找出了扎胎的刺,平生第一次换了车胎,居然非常成功。如果没有这样的旅行,我恐怕永远不会自己动手修自行车。
  在大关县广场直播的时候,我和一个当地人聊天,问他前面的路况如何。他直截了当的说,你们过不去,想办法回去吧。我吃了一惊,连忙问他为什么。他说,前面山势极其陡峭;经常下雨下雪路面结冰,你们骑不上去;213线路基松动,交警经常进行交通管制,他们不让你们过。我出了一头冷汗,和儿子分析了一下,觉着他的话未必准确。路面结冰、山势陡峭骑不动我们可以推过去,路基松动我们、交通管制我们可以绕行,反正我们一定要过去。正是这种坚定的信念使我们坚持到了最后。事实证明,我们的判断是准确的。也许不到万不得已,你永远不会发现自己的能力到底有多强。
 
  行万里路是对孩子成长必要的磨练。
 
  我们这次出行带有一定的冲动性质。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目的的话,我想主要是锻炼身体、磨练意志、音乐学习、增广见闻。我们在长途骑行中,经历了北方的严寒和冰雪,也经历了云南春天般的温暖;穿过了平原、丘陵、山地、高原、盆地等地貌,骑过了黄河、岷江、金沙江;见到了河南、陕西的黄土、四川的紫土、云南的红土;在冬季见到了碧绿的竹子、盛开的油菜花、已经抽穗的小麦;听见了河南话、陕西话、四川话、云南话,吃到了咸的、酸的、辣的不同的地方口味,开阔了眼界视野。连续的骑行使得沐辉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强壮,每当看到他吃饭的时候连吃三大碗米饭我都忍不住想笑,他在家里的时候连一碗米饭都吃不完。沐辉在音乐上很有天分,也极其热爱,他想通过网络直播提升自己的水平。可是我们都对直播没有任何的经验,就想通过这次骑行把直播学好。所以我们费尽心力带着音箱等设备,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无论多累,都想办法进行直播。沐辉主唱,我客串主持。有时在路边,有时在超市旁,有时在村公所,有时在广场。有时观者如云,有时一个人也没有。骑行结束,我们俩对直播已经非常熟练了,沐辉的直播也收到了一万多份礼物。不少朋友表示,沐辉的歌声,比刚出去时在情绪表达上充实了更多的感情色彩,总体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骑行确有一定的风险,要量力而行。
 
  骑行最大的风险在下坡,很多出行出现意外都是发生在下坡过程中。我们选择的路程,平原地带大概不到20%,剩下的都是山地或丘陵。所走的路要么上坡,要么下坡。有些路段非常陡,如果是上坡,最多就是累点。如果是下坡,就必须控制速度。有时连续二三十公里的下坡,持续的刹车导致刹车片过热甚至出现刹车失灵的现象。如果在下坡的过程中出现横风就更危险了。有一次下坡,时速大约在近四十公里时,一阵横风吹来,我被横着吹出去近一米远,吓出了一头冷汗。根据车用记录器记录,我们此次出行最高时速达到了49公里,想起来真的有些后怕。第二个风险是夜行。夜里人少、车多、速度快,自行车也没有大灯,路况看不清,有时路面还会结冰。所以外出的基本原则是尽量避免夜行。第三个风险就是落石、滑坡、深沟或者悬崖。特别是213线,基本上两侧一边是山,一边是深沟,有的地方深几十米,而且沟边没有任何防护,一旦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在山势险峻的地方,落石、滑坡非常普遍,路面上的碎石随处可见,有的明显看出刚刚滑落不久。在抵达大关县前的一处地势险要处,我们见到一块滑落的约十多公斤的大石,清晰的听见了山上石块碎裂的声音,那种紧张的感觉终生难忘。
  艰难的路程总与美丽的风景相伴。
 
  事物总是辩证的。在平原地带,路一般好走,起码不用爬坡,速度最低也在15公里。但这些地方谈不上风景,总是我们司空见惯的麦田、村庄。到了丘陵地区或黄土高原的边缘,开始有了大大小小的起伏,骑行就有些费力,但能看到一些风景不错的山峦和地貌。真正到了高原山区,路越来越难走,一个大坡接着一个大坡。连续的爬坡让人精疲力尽,但最美丽、最壮观的风景总是出现在这个时候。最难忘的景色出现第十二天的下午,在过了沐川县即将抵达南安镇的途中。在经历了连续二十多公里的上坡之后,我们穿过了一条隧道。从隧道的黑暗中出来,我们都被眼前的壮丽景观震惊了。我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在最高,和下边的落差至少有五百米,所以山谷中的一切景观宛如一幅巨大的“水墨山水”的立体画卷展现在我们面前。那里山势巍峨,山石嶙峋,种在山腰、山底的油菜花金黄灿烂,稀疏的村落星星点点,炊烟袅袅。我和儿子震撼不已,连声赞叹。
  大家的关注、支持是我们成功的最大保障。
 
  出发前,我和沐辉专门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邀请一些亲朋好友为我们鼓劲加油。我们每天把途中见闻与大家分享,大家也给了我们最大的支持。有的给我们出主意,有的给沐辉发红包,很多都关注了沐辉的直播。我们出行之中遇到很多困难,也得到了很多陌生人的帮助。就像第二天我们被困在风雪中,徐师傅主动停下车子把我们拉到郑州,没有索取任何报酬。在到达仁寿县以前,我向一位小卖部老板问路,顺便买瓶水。老板很热情的给我们指路。他说他的门市不卖水,但可以把他留给自己喝的一瓶水送给我们。还有很多人,知道我们骑行的事情后,主动给我们指路,给我们降低价格。我曾经三次对自行车进行维护,没有一位老板收过费用。这就是雪中送炭。我们这一路,没有遇到过宰客、讹诈、欺负外地人等现象。
  骑行回来后,沐辉说了一句话:“没有过不去的坎”。我想,这就是这次骑行最好的结果、最大的意义。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