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技某天真威胁到人类生存时,你会选择为谁站台—评张公辅著《腾蛇的骗局》

2018-08-07 13:50:55 来源:苏南网

  《腾蛇的骗局》里,有一个非常发人深省的问题——在后科技时代,当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已经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时,甚至已经和人类的肉体共生时,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姿态去对待人工智能?

  唯心主义者认为,是意识构建了我们这个世界,当我们给一个东西命名时,它就被定义构建了。而这种前提,是基于我们认为人类文明是凌驾于一切文明之上的,我们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灵长类生物,唯一能反思、协作和使用工具的物种。在这个世界里,如果把人类看成一个集合体,它们就是这个世界的君主,拥有对其他物种、工具下定义的权利。

  但真正的问题也在这里。

  因为人类作为这个世界唯一有特权的生物,我们必然会想办法让自己过得更舒适,更方便。科技在这个前提下诞生,它作为一种工具,将代替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劳动。这也注定了它必须向前发展,在全人类的共同需求和共同消费下,资本的逐利本质会不停地想方设法让人类在高科技的服务下生活得更舒适,以便为自己赚取更大的利润。

  这是一种自发的、无序的行为。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里将其称为“看不见的手”的作用。

  我之所以会阐述这些,因为《腾蛇的骗局》中由沈慈引导的岳黎研究院,就是呈现着一种类似的生态。

  沈慈本人并没有什么问题。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恶人,甚至还有点可爱,她爱美,会花钱花时间美容,面对爱情和资金的短缺,她和普通女人并无二致,她的出发点和动机都很伟光正,身为研究院的首席研究者,她造出了最先进的服务器和人工智能,并为她输入了“必须永远服务于人类”的指令。

  但她唯一的失误在于,在本书所描绘的后智能时代,为了无限放大机器为人类服务的功能,已经模拟出完全类似于人脑的人工智能机,甚至它们还会带着人类的情感和自己本身的喜好选择甚至进化出了属于自己的机器人格。

  沈慈一厢情愿的殷切期望,并没有阻挡自己创造出的“天君”进化出“天葬”,在这里,沈慈扮演了一个始作俑者的角色,而造成她成为始作俑者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过于盲目地迷信科技为人类服务的力量。她无限制地喂养给人类科技服务,将人类的原始欲望放大,让人类成为没有任何负担只需要玩乐的米虫,甚至连她自己的老公周一韦,也在这种畸形的形态下性格扭曲。

  与沈慈相对的是先华组的傲得。先华组是一个由拥有各种本领的年轻人结盟而成的组织,这里有寡言沉默的黑客,有为格斗而生的美女,还有一个以毁掉天君服务器为毕生追求的领导者傲得。和沈慈一样,傲得也不是坏人,他所信仰的最大的正义,就是尽全力阻止科技对人基本形态的改造,以及科技给人类带来的异变。和沈慈的风光恰恰相反,他一出场就被警察追杀,靠着自己运气爆棚,遇见一个讲义气鬼点子多的同学易小天才逃出生天。

  和万人敬仰的沈慈教授不一样,傲得的正义并没有为自己带来什么好运,组织外部到处都是敌人,组织内部也不平静,领导白玲珑和白玲珑的姘头莫风也在想办法杀他,靠着易小天同学撞破两人阴谋的某种机缘巧合,他又躲过了一劫。

  当易小天成功打入岳黎研究院旗下的游戏公司时,傲得希望易小天能帮他打探天君的位置,以便自己炸掉天君的服务器。这一次,救过他好几次的易小天也比较犹豫,因为科技提供的种种服务,以及自己在VR技术下享受到的种种好处,一旦炸毁服务器,就会全部清零,再也无法重新登录了。

  所以,傲得像个孤单英雄,带着他神圣的使命,一直在失败。

  当然,在作者的书中,傲得和沈慈,最后全部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因为,他们的愿望都过于极端,不能得到人类真正的整体需求的呼应。人是一种复杂结合体,有时候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但真正的人工智能,就是基于人这种复杂的需求产生的,它们却要反过来奴役人类。作者在本书中这种近乎天问式的问话,或许就是我们不久的将来就会遇到的问题。所以,傲得代表的是人性的崇高,而沈慈代表的是人性的欲望。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科技已经和我们共生,当它威胁到我们人类的本质时,我们是选择为沈慈站台,还是为傲得站台呢?

  目前这本书在香港大书城、淘宝搜索 书名《腾蛇的骗局》:在镇北堡西部影城集智轩店可以购买到,百度搜出书大师网,也可咨询购买。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期待《腾蛇的骗局》大陆版上线!

  编辑:出书大师/采薇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