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中漫步

2018-11-22 14:56:32 来源: 风起小说张效雄
张效雄
 
  亨茨维尔冬天的森林,依旧是绿莹莹的,偶尔会看到几株枫树的叶子黄了,一串串枫球从树上掉了下来,稀稀落落地洒在路面上,才使人有了些许冬天的味道。
  我住在亨茨维尔Elkins湖边的一幢青瓦小屋里,周边有好多松树、枫树和一些不知名的树木。德克萨斯的这一片土地,以前应该是无边无际的草原。大约在1950年代前期,用飞机撒播和人工种植的办法,把这里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森林,森林和草地连在一起,就连成了国家森林公园和州的森林公园。我的小区在州的森林公园之内,参天的树冠把一幢幢小屋掩映在大树和草丛之间。冬天的阳光从树影里飘了过来,托起绿莹莹草地上的这些小屋,仿佛小屋是绿茵上飘忽不定的小船儿。
 
  晴朗的天气,清晨,太阳又一次从Elkins湖的那一边照射过来,把光波洒在窗棂上和树影间,光影斑驳,无形,五颜六色。推开门窗,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我向树影下走去,踏着露水,漫步在森林之中。
 
  松鼠早早地醒来了,在树的横七竖八的树干上跳来跳去,好一派自由自在的劲头,全然不把我这个大洋彼岸来的朋友放在眼里。在小路拐弯的那个地方,又碰见了两只小鹿。它们在树丛里探头探脑,伸长脖子向我好奇地张望着。我停住脚步,也悄悄地张望着它们试图拍一张清晰的照片。小一会儿,小鹿昂着高高的鹿角,迈着轻盈的步伐穿过马路。一辆飞奔而来的汽车噶然刹住,小鹿迅疾地返回,遁回原处。小车才轻轻地启动,慢腾腾地驶去。
 
  继续行走在森林之中。左边是Elkins湖,水面飘起淡淡的雾,有几只不怕冷的野鸭或是天鹅,在游戏在静静的湖水中划出一圈圈涟漪。湖的右边是一颗连着一颗的大树。一群鸟儿在树冠上飞来起来,我分辨不清楚是乌鸦还是老鹰,黑黑的翅膀飞快地煽动着,自由地飞翔去了远处。
 
  上坡下坡,来到Elkins湖的东面。东面有一大一小两个足球场,是给孩子们锻炼的场地。居民小屋之间一片又一片草地,波浪似的起伏不平,那是高尔夫球场。冬阳虽暖,却未曾有人来玩球,或许是太早,或许是天冷,只有路边急匆匆跑步的年轻人和遛狗的老爷子老太太与我挥手致意,那神情不知是热情还是本能的礼仪。
 
  在亨茨维尔的森林漫步,无言无语,静悄悄的,如果我有点儿什么感悟,恐怕只好和路边的小草和大树倾诉了。
  也会有暴雨来临的时候。昨天夜里突如其来的电闪雷鸣,顺带而来的一场大雨,把这片天地浇得一头雾水。白天的大雨变成了蒙蒙细雨,又恢复到静悄悄一片沉静。我撑起一把中国带来的小花伞走进雨中,就像在林海松涛中点缀一丛小花,在绿阴中十分耀眼。我静悄悄地走向森林的深处,渐渐地,似乎和这片无垠的森林融合在了一起。
 
  2018年11月19日于亨茨维尔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