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丰碑——记桃源县“孝心校长”袁云清

2018-07-30 14:18:15 来源:法治常德
  2017年,在桃源县十个“十佳”典型事迹表彰活动现场,袁云清被桃源县政府评为十佳孝星。“用一言一行践行了中华民族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用孱弱的脊梁撑起了一座道德的丰碑”是社会对他的评语。在此之前,桃源县佘家坪乡的村民们也送了一句评语给他——“孝心校长”。现任桃源县教育局职成股股长的袁云清依旧在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忙碌着,但在桃源县佘家坪乡的田间地头、屋间瓦舍里,他二十多年如一日的照料三位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无怨无悔教书育人的大爱故事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流传……
桃源县“孝心校长”袁云清
 
  又到春节,乡村的冬天格外冷。天还没亮,袁云清起床,跟往常一样烧好开水,熬好稀饭,将早餐端到老人的房间……10点左右,太阳出来了,他收起手中的教案,来到老人房间:“三姑,今天太阳大,我抱您老出克晒哈太阳要不要得?”因为常年生病卧床,老人的声音显得非常微弱:“我的乖儿,我硬是享你的福啊”……袁云清给老人穿戴好衣服,半抱半扶的让老人坐到轮椅上,又给她腿上搭了一床薄毯子,才将老人推到院子里。又转身回到屋里,将老人睡过的床铺铺整齐,忙完这一切,他拿出一台小收音机放到老人手中,“三姑,你自己听听戏,我就到房里备课,你要解手就喊我”……这就是袁云清繁忙一天的一个剪影。二十多年里,他还照顾着三位这样的“姑姑”……
 
  一句承诺,二十年的守护
 
  袁云清是三阳港镇人,出身贫寒,家中两兄弟,他排行老二,从小勤奋好学,聪明孝顺,深受姑姑袁秋菊的喜爱,几次提出要袁云清过继给自己当儿子。1982年,袁云清考取师范学校,跳出了农门。其时,一辈子未育、视袁云清为亲子的大姑已年近六十,再次跟袁云清提出要倚靠他养老的问题,袁云清欣然同意,承诺“老了我照顾,百年我送终!”
 
  袁秋菊不仅一辈子没有生育子女,婆家还有三个姑子都未出嫁,都由袁秋菊夫妇照顾着。1990年,袁秋菊老伴去世,从此,袁秋菊和婆家未出嫁的三个小姑相依为命。袁云清为了当初的一句承诺,不仅照顾供养着姑姑袁秋菊,连同被袁秋菊照顾的三位姑姑也一同接了过来,这一接就是25年。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像服侍亲娘一样照料这四个“姑姑”。为了不让老人寂寞,他特意给老人买了个小电视。夏天,他给老人撑好蚊帐,洗好被单,细心周到从不间断;冬天,他给老人铺厚床铺,生好炉火,买来暖水袋增加温暖。无论多么忙,他把四位“姑姑”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自己的父母和岳父母也照顾得无微不至。袁云清自己的父亲2001年患老年痴呆症,经常外出找不到归路,他多次深更半夜去寻找,将其送回家,后把父亲接到工作地照料。父亲中风瘫痪在床躺了三四年,袁云清和母亲更是悉心照料,并时常记得给岳父母送去一份份意外惊喜。老人们逢人便夸:“我们这是上辈子积了大德,才摊上这么个好儿子啊。”
 
  2011年年底,袁云清从学校回来,便照往常的习惯去看望姑姑们。进门后,他发现小姑姑杨玉松躺在床上,脸色煞白,额头上沁满了汗珠,袁云清立刻将她送到医院。杨玉松老人生病后,时常发脾气,且唠叨不停,袁云清总是笑呵呵的想尽办法逗老人开心,端水喂饭,擦屎接尿,擦洗身子,洗衣换被,细心程度不亚于任何一个亲生女儿。天气好时,他还常推着老人出来散步,晒晒太阳。2012年7月9日,杨玉松老人不幸病逝,袁云清履行了他做儿子的承诺,披麻戴孝的将“四姑姑”送上山安葬。2015年8月90岁的三姑因病去世、2015年10月93岁的二姑因病去世,全由袁云清一人出资安葬。其实袁云清的家境并不富裕,2002年大女儿袁一雯突发白血病欠下了十几万的债务,2006年父亲中风偏瘫卧床三年病逝……为亲姑姑袁秋菊操办完丧事后,91岁的大姑流着泪,抓着袁云清的手,嘴里不停地念叨:“云清,难为你了,难为你了……”。正是因为袁云清的一句承诺,这几个姑姑都没有吃五保,直到去世前的几年才争取到低保救助。尽管如此,袁云清的负担仍然不轻,但他还是咬紧牙关,坚守着一份至诚与孝心。
2017年袁云清被桃源县政府评为十佳孝星
 
  一个念头,扎根大山育桃李
 
  1982年,袁云清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桃源师范学校。在众多亲戚眼中,这个农家孩子“鲤鱼跳龙门”,从此握住了“铁饭碗”,今后的生活应该衣食无忧了。但年轻的袁云清却默默立下了一个念头:要扎根大山一辈子,帮助山里更多的孩子走出去。
 
  1985年7月,在校期间就入党的袁云清,怀着梦想来到了三阳镇中学。刚从师范毕业的袁云清对教课没有实际经验。面对困难,他没有退缩,虚心向学校年长有教学经验的老教师请教。学习、实践、再学习、再实践,袁云清很快就进入角色。1986年春,因为工作出色,仅参加工作一年的他就被评选为常德地区优秀班主任。
 
  身为班主任的袁云清,关爱着班里的每一位学生。佘家坪乡是山区,离桃源县城有三十多公里。这地方校舍差,教室地面坑坑洼洼,教室没有粉刷,白天也要开灯,一下雨到处就漏水。他往房间一坐,心都凉了半截。
 
  更可怕的是,开学一周了,学校竟然有很多学生还没有来报道。他看在眼里,急在心理,心想:怎样才能改变这种状况呢?自己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说什么也不能打退堂鼓。为了劝回一个学生,他不知跑了多少山路,磨了多少嘴皮,特别是碰到不理解的人,更是有苦难言。有一个叫熊泽华的学生,脑子灵活,但平常特别贪玩,再加上家庭条件比较困难,马上要升入初三年级的他选择辍学在家。袁云清知道这个情况后,跋山涉水来到他家门前,却吃了闭门羹。但他却毫不灰心,利用假日,多次来到他家劝他去上学;白天看不到人,就晚上来。当袁云清第四次来到他家门前时,熊泽华的父亲感动了,他愧疚地说:“校长,我服了你,明天我叫我儿子去上学。”熊泽华也红了眼眶:“老师,我一定去上学,明天就去。”望着他们诚恳的脸,袁云清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
 
  对于管理班级,袁云清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刚接手这个班时,学生良莠不齐,有的不交作业,有的调皮捣蛋,更有甚者还谩骂打架。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他制定了详细的教学方案,开始对学生的兴趣、爱好、家庭情况等做深入细致的调查了解。一学期下来,他利用节假日走访了30多名学生家庭,掌握了班上所有学生的家庭及生活情况,并针对不同学生的状况进行耐心开导,帮助他们走上学习正轨。他的努力也结出了硕果,这个班当年就被评为镇级优秀班集体,佘家坪乡中心学校的教学质量评估也进入到全县前十名。
 
  在那段最苦的日子里,担负着赡养八位老人的重担、独生女儿12万余元治病欠款的袁云清,也时刻不忘帮助贫困生。佘家坪乡南岳村的陈静,父亡母出走,袁云清在佘家坪乡中学担任校长期间多次给予她经济上的帮助,并挤出一千元给陈静预交职中的学费。2012年9月,县爱心协会到佘家坪助学,给13位贫困中小学生送去善款7400元。感动之余,袁云清又个人捐款回馈爱心协会。对于袁云清来说,学生们无异于自己的亲生子女,只要孩子们好,自己做什么都值得。
 
  一条脊梁,扛起所有磨难
 
  在袁云清家的书柜里摆放着厚厚的一摞证书:常德市教书育人先进个人、县优秀班主任、年终考核县级嘉奖、县级三等功、教育先进工作者……厚厚的荣誉证书里夹着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约莫7、8岁的小女孩,穿着大红棉袄,扎着羊角辫,甚是可爱。袁云清拿起照片,瞬间红了眼眶。
 
  1990年,袁云清经人介绍与原桃纺工人易艳萍结婚生下大女儿袁一雯。刚成家立业,虽然工资微薄条件艰苦,但一家人还是其乐融融,对未来充满希望。谁料,正当踌躇满志的他,却迎来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由于桃纺厂的效益每况愈下,妻子易艳萍下岗了,偏偏在这时,女儿袁一雯经常感冒发烧,三天两头就得往医院跑,家庭的重担一下全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
 
  2002年3月,年仅10岁的袁一雯被确诊为“白血病”。这个消息有如晴天霹雳,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小家庭一夜之间失去了欢声笑语。县城里的医疗条件有限,袁云清将女儿送到湖南湘雅医院治疗。这时正是临近中考的时候,袁云清教几个毕业班的语文。为了不耽误学生们的学习进度,袁云清经常长沙桃源两头跑,下午上完课就马不停蹄的坐车去长沙陪女儿,一大早天还没亮就风尘仆仆的赶回来给学生们上课。有一次,袁云清正在给学生们上着课,突然得知女儿病情加重了,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没站住脚,他恨不得立刻就飞到女儿病床前。可当他看到黑板上面醒目的提示着:距离中考只有7天,袁云清忍着眼泪为学生们讲解完模拟试卷,声音几度哽咽。
 
  为女儿治病的六个月时间里,他没有落下一堂课。那一年,他所带的毕业班综合评估名列全县第三名。频繁来回的车旅费和女儿住院化疗的高额费用,袁云清家里积蓄很快就花光了,还欠下了12万元的债务。在珠海打工的小姨子知道姐夫家的困境后,主动借出五万元帮他们渡难关。2002年9月,尽管夫妻俩倾尽所有四处奔走求医,却没能留住女儿的生命。将近六个月的时间,心力交瘁的夫妇俩老了十岁。
 
  直到如今,他还为没能挽救女儿的生命遗憾不已,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而是把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爱给了他的学生和学校。在他的带领下,佘家坪乡的教育工作一年比一年出色。中学毕业班综合评估一直名列全县前三分之一,其中2005年列全县第二名,2006年列全县第三名,自2007年袁云清接手中学校长以来,每年升一中人数均在10人以上。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